征文献礼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征文献礼 > 正文

一路成长 伴着花香

时间:2019-10-12  浏览:

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,瓶身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妆。

《青花瓷》唱出了中国百年青瓷的缕缕柔情。素白玉胚素面无华,侧锋勾勒出的玄青色牡丹如你回眸一顾的盈盈笑靥。

果真是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饰。

长大后的我有幸见过一次工匠师傅烧瓷。殊不知这青瓷的高雅飘逸是一步步成长而来的。清水与泥土的完美调和,釉彩与火的无数次艰难磨砺,制瓷,罩釉,喷彩,定型……我看着烈火不断撕扯着瓷器轻薄的外衣,看着釉彩不断侵蚀着瓷器的道道伤痕,我不禁发出慨叹!

无数次的加工,无数次的磨难,青瓷缓缓成长,交织着烈火与高温,青瓷应运而生。正如中华民族经历了百年国耻得以解放。

2019年春,我们班举办了参观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团日活动。纪念馆内一片寂静。一滴水落下,一盏灯熄灭。一分钟的间隙,滴水声仿佛被无限延长,一直回响到心底。黑色的墙,死寂的池,光从无到有,而水滴不绝。纪念馆以含蓄的方式记录着死难者的亡灵。

历史是有伤痕的,并且触目惊心。馆内的累累白骨、层层实墙、累累慌冢,无一不证明着中华民族的这场浩劫。但是十四年来中国人民浴血奋战,中华民族在烈火中熔铸成长,抗日战争终落下帷幕,迎来解放的曙光。

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出口处,是死难者名册。一人一张纸的厚度,却塞满了一面巨大的墙。耳廓内水滴声回响,我知道,这一切都与我有关,与每个炎黄子孙有关!一个戏谑悲剧的人不是一个灵魂茁壮的人,一个遗漏悲剧的民族不是一个优秀的民族。

红尘一梦,云飞涛走,历史几番清梦,那些成长道路上的痕迹依稀可寻。李清照,由“争渡争渡,惊起一滩鸥鹭”的浪漫美好,成长为“至今思项羽,不肯过江东”的坚强刚毅;李煜,由喜好“三寸金莲”的骄奢淫秽,成长为“问君能有几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”的深层惆怅;林徽因,由“你是爱是暖,是人间的四月天”的呢喃呓语,成长为“真正的温柔,是在不慌不忙中刚强”的沉着优雅。巍巍华夏,也终如凤凰涅槃,翱翔九天。

一帘时光,一岸秋黄。白了丝菊,香了桂花。

《摆渡人》中说:时间一直走,没有尽头,只有渡口。诚然,只要明天还在,成长的故事就仍在继续,与年岁无关。孔老夫子年迈仍在“温故而知新”,仍在跳脚:“是可忍也,孰不可忍也?”仍在“吾生也有涯,而知也无涯。”他的成长经《论语》仍千秋万代的流传。

再看解放后的中华民族也并没有止步不前,而在一步一个脚印的成长。五年规划、科教兴国、人才强国、改革开放、中共十九大,一直到今天新中国建国70周年,中华民族犹如一只雄鸡正巍巍然屹立在东方之林。

后来的中华民族也曾经历十年文革,也曾为国民生产总值以破坏自然为代价,也曾萌生错误的思想观念,但终究在十一届三中全会“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”中结束。

我也曾在高山上极目远眺,却分辨不清远方的旖旎,也曾在街道上四处张望,却迷惘不知未来方向,也曾在河岸边寻找船舶,茫茫然不知彼岸的风景。但终究在迷惑后醒悟,在徘徊后坚定,在忧伤后明媚,交替着艰难的价值探求,然后获得成长。一如所有的中国人民一样,一直走在“爱国敬业诚信友善”的路上。

吾辈小子虽不能流芳百世,但仍能与那耄耋之年欢快的喊出一句:“我还在成长,我还年轻”聊以自慰,施施然拄杖离开。

中华民族一直在成长,伴着一路花香。